我要投搞

标签云

收藏小站

爱尚经典语录、名言、句子、散文、日志、唯美图片

当前位置:主页 > 富蕴县 >

新疆富蕴县:“一粒土都要保护好”

归档日期:03-16       文本归类:富蕴县      文章编辑:爱尚语录

  9月29日,护边员在富蕴县边防大队吐尔洪边防派出所,向派出所所长(右一)汇报边境情况。

  新疆富蕴县拥有192.7公里的边境线,而富蕴县边防大队吐尔洪边防派出所管辖的72.1公里的没有铁丝网的边境线多年没有人畜越界的纪录。对此,该边防派出所所长加尔肯·包拉提拜告诉记者:“87名护边员功不可没。”

  9月29日,加尔肯站在一张辖区边境线和护边员分布图前告诉记者,吐尔洪边防派出所辖区面积1.8万平方公里,有17个村子、4000户村民、1.6万人,还有五彩湾、可可托海、可可苏里三个著名旅游景区,是阿勒泰地区管辖面积最大的边防派出所。

  上午11时45分,在边防派出所会议室里,记者见到了来自克孜勒塔斯村、阔斯阿热勒村、喀拉吉拉村、乌亚拜村的9名护边员。他们个个身穿迷彩服,齐刷刷地坐在桌旁,精神饱满,十分威武。长期在边境线风吹日晒,让护边员们的皮肤黑红粗糙。

  加尔肯告诉记者,当护边员是有条件的,不是谁想当就能当上的。首要一条,是当过民兵,其次是要有一定文化素质,然后是责任心要强。

  采访中,了解到这里的护边员不仅会面临到极端天气、险峻陡峭山路的艰难,在边境地区还会遇见随时出没的野生动物。

  “在巡边的路途上,我们会经常碰到熊、狼、野猪等比较危险的野生动物,有时也会遇到雪豹,这些动物都具有比较强的攻击性。”身材魁梧、红光满面的护边员热合买提多拉说。

  “在野生动物里,狼比熊胆子小,人发出的吼叫声就可以让狼跑掉,但是熊不会跑,熊的爪子太厉害了。”热合买提多拉给记者讲了一件线年,一个牧民在边境线附近放牧时遇到了熊。当时,这位牧民发现一只深棕色的大熊正抓着一只羊,为了救羊,牧民冲了过去,没想到,这只熊一巴掌就把牧民的头皮揪掉了,牧民当场昏死过去。幸运的是,这个牧民最终被其他牧民救下了。

  既要保证边境安全、巡边到点到位,还要避免野生动物的攻击、保护好自己,在多年的巡边中,护边员们摸索出了一些经验。当了30多年护边员的热合买提多拉说,一般都是至少三个人一起巡边,绝不能让一个人单独执行巡边任务。白天巡逻时,尽量走在开阔的地方,避免在树林里穿行;如果走在密林里,一定要特别小心,要眼观六路、耳听八方,要弄出比较大的响声,大声喊叫,或者敲一个什么东西,反正就是要用很响的声音吓跑、驱赶野生动物。巡边经常要在野外过夜,所以,护边员一般都会带上牧羊犬,可以对付一些狼和野猪。晚上宿营时,一定要点燃篝火,熊熊燃烧的烈火会让许多野生动物不敢靠前;另外也可以用手电筒,或者是带有各种颜色的灯光,这些办法都比较有效管用。

  虽然,许多野生动物威胁到护边员的安全,但是,每一个护边员都有着强烈的保护野生动物的意识。在边境线待时间长了,护边员都知道每年秋冬季节,出来觅食的黄羊、狍子、雪兔等野生动物经常在边境一带出没,在经济利益的驱使下,经常有人到边境附近偷猎野生动物。只要碰到偷猎者,这儿的护边员总是会耐心地给他们宣传《野生动物保护法》和边境管理政策法规。

  “我们这个地方,除了有许多野生动物外,还有许多中草药和宝石,还有矿藏,我们不仅要保护边境安全,还要保护好这些资源。”热合买提多拉还当过几年村支书,他坚定的语气和神态,真像一位威武的将军。

  67岁的胡斯曼,已经当了32年的护边员,家在克孜勒塔斯村,是吐尔洪乡海拔最高的地方,有4000多米。

  53岁的护边员海拉提别克幽默地对记者说:“胡斯曼家所在的地方,夏天不下雨的时候,就是人间天堂;但是,一旦下雨,再下冰雹,只要经历过的人,就想撒腿跑。”

  胡斯曼负责的是45号至46号界碑之间20多公里的边境线。这片区域天气变化无常。因为海拔比较高,只要天空有一片云,肯定会下雨;一下雨,必定会下冰雹。说起2003年的一场冰雹,胡斯曼老人依然心有余悸。那年7月,一场大雨带来了一场大冰雹。足有核桃大小的冰雹,活活砸死了20多只羊。

  “羊和骆驼都怕冰雹。因为在5月份,羊毛都被剪了,羊就相当于没穿‘衣服’;骆驼一般这个时候也脱毛了,所以冰雹会对羊和骆驼造成伤害。下冰雹的时候,为了减少损失,就要不停地驱赶羊群和骆驼,让它们动起来、跑起来。”胡斯曼告诉记者。

  几十年来,胡斯曼已经习惯了高原反复无常的天气。他原本可以要求换到气候相对比较稳定的地方,但他最终还是留下了,“国境线总得要有人守,等我不能巡边了,再离开。”

  “我们的很多护边经验都是从胡斯曼那里学来的。”这是吐尔洪边防派出所87名护边员的共同感受。胡斯曼是这一片边境辖区护边员队伍里的长者。“胡斯曼老人非常有责任心。哪儿有沙包,哪儿有沟,哪儿有弯,哪儿有坎,哪儿有块巨石,哪儿有片松林,他心里都非常清楚。发现有什么情况,胡斯曼老人都会第一时间向边防派出所报告,从来没有耽误过事儿。”44岁的护边员巴合提对记者说。

  吐尔洪边防派出所辖区的72.1公里的边境线,大多山势陡峭,没有办法架设铁丝网,除了1公里的边境线有铁丝网外,剩下的边境线全都没有铁丝网。

  没有铁丝网,这无疑给守护边境安全带来了很大的难度。“在雨中巡逻是我们经常做的工作。”胡斯曼老人说。胡斯曼负责的地方夏天多雨,而且一下雨就是一两天。每当这个时候,克孜勒塔斯村的护边员都会冒雨巡边,防止中蒙双方的人畜越界。“边境无小事,只要出事,就是国家大事。”胡斯曼老人深知自己肩上的责任。

  热合买提多拉给记者讲述道:“吐尔洪乡的边境线在阿勒泰地区,都算是情况比较复杂的,一些地方海拔达到4000多米,而且没有路,一般都要骑马,用骆驼背东西,有的地方还要过额尔齐斯河,为了报告一个情况,需要4天时间。很多地方直线距离不长,但是没有直接到达的路,往往需要爬山下山沟,还要绕行。”

  让热合买提多拉难忘的一件事是,1997年7月,正值夏季转场,他和胡斯曼,还有另一个牧民三人一边转场一边巡边,走到第一站秋牧场时,发现河边的石头上坐着一个人,背着双肩包。这个陌生人看到热合买提多拉一行过来,眼神中闪过一丝慌乱。看着不太对劲的陌生人,热合买提多拉和同伴立刻警觉起来。上前询问,这个陌生人用蒙古语朝着旁边的树林里喊话,结果从树林里又走出来两个人。热合买提多拉和同伴,把这三个陌生人带到了乡里,交给了边防派出所。最终,经过调查,这三人是从内蒙古过来的,是一个犯罪团伙的成员,准备从这里越境。当时他们以为自己已经“出国”到了蒙古国。

  “没有铁丝网,如何分辨边境线呢?”对记者的困惑,热合买提多拉解释说:“边境线就在我们的心里!我们对边境线非常熟悉,边境线上哪里有什么特征,有哪些明显的标志,我们都非常清楚。靠近边境线米的地方,我们就不会让人和牲畜靠近。”

  胡斯曼老人现在患病在身,体力不支,他让自己的儿子和女婿都当了护边员。他说:“这里就是我们的家园,一粒土都要保护好。只要我还有一口气,就要为祖国的边境安全出一分力。”(严小娟、张海峰、巴莎·铁格斯、甄世新)

本文链接:http://3-7-ace.com/fuyunxian/804.html